「不能買的港股」我有SAY | Stockblogger - www.stockbloggerhk.com

beta

「不能買的港股」我有SAY

近日筆者留意到除了David Webb,早於5月2日中金公司,以及一些報章傳媒都發表對「老千股」看法,以及自製懷疑屬「老千股」的名單。考慮到David Webb選出的50隻股份,以及中金公司選出的66隻當中有16隻是重叠的,所以合計已有100隻疑似「老千股」的名單,若連同上周六 (5月20日) 於某報章看到另外30隻黑名單,已有130隻。

 

市場眼中的老千股

隨即在不少上網投資討論區對此話題議論紛紛,我留意到普遍發表意見人士均認為「老千股」數目不只這麼少。筆者於今年2月28日作統計,當日報價為1元或以下股份有826隻,佔港交所上市股份超過四成。市場主流認為「老千股」就是進行財技活動頻繁的股份,參考中金公司的篩選條件中列出的財技活動有供股、公開發售 (即沒有供股權可交易的供股)、配售 (包括發行新股、可換股債券和認股證)。不過論到財技活動,又豈止這麼少呢?粗略數數還有合股、拆股、紅送股和關連交易等,若是連同這些活動一併考慮,可能我所提出的800多隻股份當中,有超過一半是「老千股」,即佔港交所上市股份超過兩成。

 

老千股可啼笑皆非

若再考慮到介乎1.01至2元的「蚊股」,也有可能存在進行財技活動頻繁的股份,例如首控集團,從2015年10月5日至2017年1月27日,於不足16個月合共進行四次配售、一次代價發行和一次股份拆細,而此股於2015年10月5日收報2.29元,又於2015年6月5日和9月4日分別收報3.58和1.89元,三個月跌逾47%,這應否視為「老千股」呢?又例如豐盛控股 (0607),從2015年12月17日至2016年12月11日,不足一年前後與衍生集團 (6893) 和中國高速傳動 (0658) 進行換股,又宣佈三次配售和兩次代價發行。若以2016年10月4日和12月9日分別收報4.61和2.71元計算,約兩個月跌逾四成,該視作「老千股」嗎?

 

隨時變成無股可買

若連同一些貨源歸邊和股權集中而股價持續下行的股份考慮在內,恐怕那疑似「老千股」名單可以延展至500隻股份或以上,佔港交所上市股份超過1/4,平均計算就是每四隻股份就有一隻疑似「老千股」。如果全數撇除不買,對於小資本的投資者又可能認為報價為10元以上的股份門檻太高,未能進場,那裡按2月底的統計有198隻,即大約700隻股份不能買,佔港交所上市股份超過35%,再考慮到基本面欠佳的實業股,在餘下約1,300隻股份當中保守預算有300隻「入選」,即可能有1,000隻股份不能買,也就是說每兩隻股份當中有一隻不能買,那麼根本沒有投資港股的意思啊!

 

細股也可獲利豐厚

筆者自2015年4月至今,大約26個月透過財技活動選股方式,合共選出76隻倍升股,若考慮到有七隻股份是重覆選上的,選上倍升股是84次,期內分析股份超過440隻,其中超過3/4的最高升幅超過一成,證明分析財技股不如市場渲染的那般不值一提,更何況投資「大型股」亦不見得很安全,大家會想到近期哪種股份呢?


聶Sir

於執筆時,筆者或相關人士,並未持有上述股份。

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,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。
(以上純屬個人分享,並不代表本網站、筆者或其僱主之意見、立場、推薦、陳述、誘使、支持或安排,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。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資決定。)

以下課程由 Homeblogger 主辦

1. 聶SIR原文:

筆者早於今年6月13日晚上8:49收到一個電郵,標題是一個連結,正是我於去年12月19日在本專欄的撰文,命題為「再談冠華供股佈局」。驟眼看來撰寫此電郵的人來意不善,內文既無上款,亦無下款稱位,只是留了一行字:「師苦,你唔係好掂喎」,明顯是想「挖苦」筆者,前文我表示對於此股不論我們如何揣測有心人的部署,幾乎可以肯定都會輸錢。可能如此,那人見今年6月13日收報0.365元,較我發佈前文當日收報0.26元,累升超過四成,認為有人分析錯誤。


再一次懷著感慨

於收到電郵後約16分鐘 (晚上9:05),我回覆此人電郵如下:

「冠華國際控股 (0539) 於今年1月5日傍晚發佈供股結果,其後於4月25日晚上宣佈發行可換股債券,並且那是關連交易。當日收報0.27元,與早前供股價0.25元只差四個價位。到了6月9日 (上周五) 收報0.29元,較供股價高出16%,最近兩日 (6月12和13日) 均見股價上揚,同時於6月12和13日收市後集團發佈有關上述可換股債券的通函和公告,明顯是有心人壓價收夠貨來開會投票,所以現在推高股價令散戶較難進場。難道你認為是跟早前的供股有關嗎?敬請閣下在出招前,先做足功課,以免貽笑大方!」

至今已事隔超過一個月,並無再收到此人的電郵。


繼前文用上「感慨」一詞後,不禁令我於本文要再度「感慨」,若那人純粹為了「挖苦」筆者,才寫下那封電郵,我認為實在沒有必要,皆因筆者未嘗自負到覺得每次分析都是準確無誤,只是在每次發表分析之前,均會進行資料搜集。那怕只是在免費文章表達一個觀點,可能背後已用上數小時來求證,比撰文的時間還要長,只為讓讀者看到分析股份的實況。



分析要持開放態度

再者,我對每一隻股票,都是懷著存開放態度作分析,就如上述的冠華國際控股,有學生於今年4月26日早上問對其在前一晚發表的配售可換股債券 (轉換價為0.30元,較4月25日收報0.27元為溢價11.11%) 公告有可看法,當時表示今次配售對象為大股東,目的是要擴大持股量,預算有好消息。另於6月13日下午學生留意到股價異動,兩日累升近26% (0.29 → 0.365元),股價是否準備炒上,再問有何看法。當時回應是6月12和13日均發佈相關通函和公告,的確可能在開會後便散貨,不等換股債配售完成。而在4月26日股價介乎0.265至0.27元,較6月20日收報0.44元,不足兩個月累升超過六成。


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,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。
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、實用性或可獲得性,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。
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,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。